问他是谁

2016-12-05 06:28

  片刻,张自祥来了,这人平时蔫蔫的,孤言寡语,在捕快中是个不背眼的家伙,贾焕看了他两眼,忽然厉声说:“你明明姓李,为什么改姓张?!”

  边大绶晓得,本人摊上大事儿了。崇祯十四年的明政权已经风雨飘摇,除了京畿之地,长江以北基础处于失控状况,陕西的政府机构看似还坚持完全,究实在,大局部形同虚设,政令不通。就连天子的密旨都要派太监乔装装扮像做贼一样送来,可见官贼之势,已经逆转。这种情形下,想带人去扒最大一支起义军首领的祖坟,新闻一旦外泄,恐怕自己连米脂衙门都还没走出去,就会被起义军的密探干掉。

  张自祥吓得扑通一声跪下,磕头求饶,边大绶将他扶持了起来说:“大明气数已尽,天下迟早是闯王的,届时我的一家老小还要依附你顾全,我不会做自断后路的事情的。”贾焕也笑道:“方才我说的都是唬你一唬,目标是要搞清你的真身,老兄释怀,你那颗脑袋在脖颈上稳稳挂着哩。”而后就提出三人结拜之事,张自祥一看自己死罪得免,还可能跟县令大人结为异姓兄弟,如获至宝,当然批准,从此三人“出则官役,入则兄弟”。

  边大绶一时光徘徊无计,“忧形于色,寝食俱废”,他的门人贾焕发明了,问他为什么发愁,边大绶把事件一说,贾焕笑道:“这有何难,我知道一个人,足解君忧。”边大绶一听大喜,问他是谁,贾焕于是传令把县衙里的捕快张自祥叫来。

  张自祥大吃一惊,正要辩护,贾焕道:“我已经全都知道了,你是李自成的亲哥哥,埋伏在县衙里,跟其余二十个捕快歃血为盟结成异姓兄弟,筹备在李自成打到米脂县城时,开门放贼,你是贼首的亲戚,岂但不自首,还甘为内应,横竖都是个逝世!”